官方微博 | 关于我们  4008-558-888

货拉拉B轮3000万美元融资 加码同城货运
2017-01-1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

本文摘要: 资本寒潮延续,同城货运市场融资则逆势上扬。 1月10日,同城货运平台货拉拉在京宣布完成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襄禾资本领投,原有股东概念资本(MindWorks Ventures)、清流资本,以及新股东黑洞资本...
        资本寒潮延续,同城货运市场融资则逆势上扬。

        1月10日,同城货运平台货拉拉在京宣布完成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襄禾资本领投,原有股东概念资本(MindWorks Ventures)、清流资本,以及新股东黑洞资本等跟投,融资额度为3000万美元。货拉拉创始人及CEO周胜馥表示,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城市扩张。他还透露,货拉拉目前已在部分城市实现盈利,2017年将实现全面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同城货运020目前尚未有完全成熟的盈利方式。周胜馥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货拉拉找到了盈利模式,但并不成熟,还在探索中,“应该在今年有所结果。”

        另一方面则是同城货运潜在的政策风险。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网络事业部主任晏庆华就直言,同城货运存在着运输车辆资质的风险。他认为,问题关键在于大量并无货运资质的面包车存在,但如其退出市场,将极大推高运价。“鉴于货运为充分竞争市场,目前风险可控。”

        暂无向BAT融资计划

        实际上,本轮已是货拉拉在两年内的第四轮融资。

        官网显示,2015年1月,货拉拉完成了由清流资本领投,零一创投、概念资本、Sirius Venture Capital、Aria Group以及其他投资人联合参投的1000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

        2015年9月,货拉拉宣布获得10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领投方是概念资本,清流资本、台湾孵化器AppWorks以及其他个人投资者参投。

        2016年5月,货拉拉宣布完成第三轮1000万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由概念资本领投,清流资本、之初创投(Appworks)、Asia Plus跟投。

        据上述信息,概念资本与清流资本已经连续4轮投资货拉拉。概念资本创始合伙人David Chang就表示,主要是看好行业发展,认为同城即时物流将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流量入口。襄禾资本合伙人丁峰也认同上述观点,他提出被证明的运营模式持续及团队是襄禾资本看好货拉拉的重要原因。

        另一头则是同城货运争相的融资潮。2015年10月,58同城旗下58到家(于当年12月改为58速运)完成A轮股权融资,融资金额为3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集团,全球投资巨头KKR和平安创投。据介绍在此项股权融资协议签订后,58同城仍然保留58到家的多数股权。此次融资后,58到家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

        周胜馥向记者表示,目前货拉拉暂无向BAT融资计划,主要原因在于目前融资额较小,不存在必要性。提到估值,他则显得比较神秘,透露几轮下来后有所增长,但未到10亿美元规模。

        随着行业逐步发展,站在巨人肩上起舞渐成风尚,货拉拉是否考虑过高估值进入BAT旗下?周胜馥则认为眼下变为有价值的企业更为重要,“我们还没有想到退出机制,目前最重要还是继续向全国扩张。”

        对于融资去向,他则透露,主要还是花在城市推广与产品技术支持上,推广约接近总额的80%。

        货拉拉还是国内少见的国际化创业公司。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货拉拉在泰国达成与社交巨头Line的合作;进入菲律宾,为全世界最堵的城市马尼拉提供服务;在中国大陆,其一年内新开城市多达29座,截至年底,开通城市达到40座。周胜馥透露,目前货拉拉还是以国内业务为主,占比近75%。

        盈利模式尚不成熟

        研究显示,2015年我国物流成本约占GDP比重近16%,而同城货运占物流比重近9.4%。由2015年我国GDP可推算,同城货运达到近1.02万亿规模。

        一端是较大的市场蛋糕,另一头则是尚不成熟的盈利模式。

        周胜馥在发布会上透露,货拉拉目前已在深圳、上海、广州等5座城市实现盈利,但盈利路径不一,2017年将实现全面盈利。

        他解释称,在盈利城市中,货拉拉采用了不同模式,总体分为抽佣与会员制等,目前正在考虑更为成熟的盈利模式选择。“我们已经可以盈利,目前关键在于路径选择,在2017年应该会有所结果,实现全面盈利。”

        与盈利相对的则是风险。在滴滴遭遇政策性风险的前车之鉴下,货拉拉是否存在政策性风险?将怎样规避风险?

        晏庆华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同城货运存在着运输车辆资质的风险。他认为,问题关键在于大量并无货运资质的面包车存在,但如其退出市场,将极大推高运价。

        但他也表示,目前风险可控。晏庆华认为,不同于专车面对垄断性的出租车市场,货运市场竞争较为充分,由此带来的阻力较小,比较容易推行变革。“但具体监管政策还是在政府手里,目前方向并不好说。”

        对此问题,周胜馥也坦承具有一定风险,但表示,目前政策方向还是支持物流业发展,还是存在政策性红利。

        货拉拉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还有行业竞争加剧。58速运总经理李瑞凌在接受《现代物流报》采访时就透露,58速运在2016年底将覆盖全国绝大部分一、二线城市,以及昆山等60余个地级城市;在2016年11月的日高峰单量已突破20.8万单。

        李瑞凌还表示,与同行相比,58速运存在着背靠58赶集、阿里巴巴等投资方带来的品牌背书、58同城拥有海量司机资源、3亿美元的A轮融资等种种优势。“我们在同城物流领域已经做到绝对的行业第一。”

        对此,货拉拉方面则提出,与58速运在定位上存在着差异化竞争,此外,货拉拉在运营及客户体验上均有一定优势。

        “我们在百度搜索指数及各大app商店内均排名第一,毫无疑问处于行业第一梯队。”周胜馥道。

相关热词搜索:同城 货运

上一篇:物流企业银行获贷率不足一成
下一篇:阿里撸起袖子投身新零售 物流如何“变天”?

收藏到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