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 关于我们  4008-558-888

人物专访—中钢炉料孙雪峰经理
2013-12-02  来源: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点击:

本文摘要:深秋十月,我们有幸采访到中钢炉料孙雪峰经理,下面我们会针对目前的炼焦煤市场与孙总一起探讨:青岛大宗:首先请孙总简单介绍一下贵公司的业务情况。孙雪峰经理:中钢是进口煤炭的先行者,建立了国内外煤炭组合...
 深秋十月,我们有幸采访到中钢炉料孙雪峰经理,下面我们会针对目前的炼焦煤市场与孙总一起探讨:
 
青岛大宗:首先请孙总简单介绍一下贵公司的业务情况。

孙雪峰经理:中钢是进口煤炭的先行者,建立了国内外煤炭组合营销、金融期货与煤炭实物交易相结合的全球领先的立体经营体制。作为中钢煤炭业务的负责人,我创立了“移动平均成本论”和“中国进口炼焦煤四项基本原则”等经营理念,正率领中钢的精英团队致力于打造全球一体化的煤炭供销平台。
 
青岛大宗:目前我国炼焦煤进口有蒙古、澳大利亚、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印尼等多个国家,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各国进口炼焦煤以及喷吹煤的特点吗?

孙雪峰经理:这个问题有点大,要一一论述估计得开个专题讲座,且要坐而论道,没有些时日只能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那么针对这个问题,简单说说吧: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概念,炼焦煤应用于焦炉冶炼焦炭,喷吹煤应用于高炉炼铁降低成本,二者可以统一归类到冶金煤中。严格的说,不能把喷吹煤归结到炼焦煤的范畴(尽管有部分喷吹煤,比如澳洲的卡普空、LV等具有10-30的G值,中国进口后用于冶炼焦炭)。

目前中国进口的冶金煤,蒙古以主焦和1 /3焦煤为主,以价低取胜,蒙古是上述几个国家唯一以陆路运输煤炭为主出口到中国的国家;俄罗斯以瘦焦煤和喷吹为主,伴以少量的肥气煤,硫分基本上都很低,炼焦煤的热反应偏低(CSR20-40),喷吹煤可磨偏低(HGI45-60),以远东港口为主,到中国周期短、船型小是其明显的优势;澳大利亚是出口到中国冶金煤种最为丰富的国家,牢牢占据着中国进口一线主焦的霸主地位,热反应在70以上的品牌主焦是中国一级焦生产企业青睐的对象,此外其喷吹也以优异的灰分和可磨性被广大钢厂所接收,其价格也是国际指数机构PLATTS等的重要参考依据;加拿大的主焦也占据着中国进口主焦的重要市场份额;美国炼焦煤硫分偏高,但灰分低、粘结高是其吸引中国市场的主要特点,美中不足的是运距过长,导致运输成本高,到货周期长,受市场波动的影响比较大;印尼出口到中国的炼焦煤所占比重很小,以高粘结的主焦和部分高硫肥煤为主。

青岛大宗:您认为在做炼焦煤进口业务时我们需要注意的问题有哪些?

孙雪峰经理:需要注意的问题太多了。从货物的源头到销售环环相扣,疏忽了每一个环节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简单的说,源头上尽量选择信誉好的矿企或者大型贸易企业,相比于动力煤,冶金煤的指标更为复杂,且每一个指标都关乎到实际的成本和使用效果;而从采购和销售策略上,我向大家推荐我的“移动平均成本论”,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找我交流。

青岛大宗:2012年炼焦煤进口量为758万吨,同比增幅达到51.6%,进口煤越来越多的占据国内市场,请问您认为进口煤有哪些优势?

孙雪峰经理:三大优势,第一,物流优势。进口煤受季节性影响小,国内煤炭的集中流向是“北煤南运,西煤东运”,到厂成本很大一部分被物流成本所占据,进口煤可以极大的节省东部、南部工厂的物流成本;第二,品质优势。中国主焦煤和肥煤资源匮乏,高炉大型化对焦炭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而使得进口炼焦煤的品质优势得以突显;第三,金融优势。我在圈中有一句所谓的戏言“要把金融产品当大宗散货来做,把大宗散货当做金融产品来做”,前者说的是谨慎,后者说的是杠杆,这个“杠杆”就是要充分发挥进口业务的金融杠杆优势,进口煤炭可以利用信用证融资,可以顺势抓住息差和汇差优势,可以在海外低成本融资,这些统统是进口煤炭的金融优势体现,我是金融背景出身,对金融杠杆的魅力体会更为深刻。

青岛大宗:进口炼焦煤市场对国内煤炭生产企业带来了哪些影响?

孙雪峰经理:短期必然带来冲击,但长期来看,国际煤炭市场一体化日益增强,国内外煤炭相互作用,有益于提高国内煤炭企业的竞争力。

青岛大宗:8月中旬以来,钢材价格开始走低,而焦煤、焦炭价格还在稳中上扬,请问后期如何看待炼焦煤市场?

孙雪峰经理:这个等到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再做具体判断(笑)。

青岛大宗:贸易最大的盈利方式就是低买高卖,但是在近几年煤炭市场行情较差的环境中,您能为做进口焦煤贸易的企业提几点建议帮他们更好的应对风险做到持续经营?

孙雪峰经理:我认为,贸易盈利的表象是“低买高卖”,如果是单纯的“高买低卖”,短期内买方亏损,长期内买卖双方均未盈利,而是处于一种均衡的状态。真正的贸易盈利实质是“通过有价服务实现商品的增值”。
关于规避风险,说两点我认为最关键的吧,第一,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也许这个有点绝对,但在大宗能源领域,市场可能给你造成亏损是可控的,100元/吨的产品可以暴跌为50元/吨,但不会跌成0元/吨,但商业伙伴如果选择错误,那么真的可能是血本无归了。第二,学习并应用我的“移动平均成本论”,我不保证这个理论一定会帮助你盈利,但至少会帮助你对何时建仓、何时出货做出相对正确的判断。
至于什么是移动平均成本论和实际应用,我们可以在以后的访谈中做专题探讨。也算给读者或者观众留一点念想,更加关注我们的进口煤炭业务。我的微信号是A36665789,欢迎同行加我微信探讨行情,交流业务经验。

青岛大宗:非常感谢孙总同我们做了如此深刻的探讨,本次专访到此,期待下一次孙总关于炼焦煤市场的分享,谢谢!

相关热词搜索:人物 专访 中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张代林教授:配煤中添加石油焦试验研究

收藏到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