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 关于我们  4008-558-888

2016年动力煤市场年报
2016-12-19  来源: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点击:

本文摘要: 又是年末,这一年的煤炭故事就要完结了。 2016年是煤炭行业浓墨重彩的一年。产能出清、煤价疯涨、库存告急、矿难频发……故事情节高潮迭起,在面对一张空白的Word界面时,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
        又是年末,这一年的煤炭故事就要完结了。
 
       2016年是煤炭行业浓墨重彩的一年。产能出清、煤价疯涨、库存告急、矿难频发……故事情节高潮迭起,在面对一张空白的Word界面时,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抓耳挠腮之际,决定还是跟着套路走吧——以时间为主线,重温今年煤市的风云变幻。
 
       剧情的发展怎能少了主角撑场。谁是主角?当然是wuli发哥(发改委)啦!

\
 
(先打个预防针:文章略长)
 
第一季度
 
♦ 煤炭去产能大幕开启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煤炭产能过剩17.48亿吨。面对如此庞大的数字,推进供给侧改革、加快去产能步伐势必成为2016年煤炭行业的重点工作。
 
       这不,产能年年去,今年尤为强劲。早在年初,去产能问题就被国家领导人反复提及,足见其重视程度。2月1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年至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两次提到煤炭,又一次引发行业内关于“去产能”话题的讨论;两会期间,煤炭去产能也成为最热话题之一。
 
       顶层设计方案出台后,山西、内蒙古、山东、贵州、重庆、河北、甘肃等多个省份也都严肃认真对待,纷纷制定具体规划和细化方案。至此,煤炭去产能这事儿算是定下来了,最终效果如何,就得看各省市的执行情况了。
 
♦ 煤电暗战再起 
 
       1月底,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下发了《做好2016年春节期间煤矿放假工作的通知》和倡议书。春节期间,华北、华东地区的煤企基本执行停产倡议,部分煤矿根据矿点和煤种库存情况,放假情况不一。华中地区,由于煤矿基本无库存,部分煤矿依然正常生产,平均放假时间较短。
 
       受停产放假影响,全国煤矿库存整体水平偏低,华东、华中地区部分大矿甚至处于零库存状态。煤矿多以地销为主,车船到港的煤炭量双双减少,北方港口煤炭库存保持低位,秦皇岛平均存煤量在350万吨左右。春节过后,工业企业陆续复产,工业用电逐渐恢复正常,但因整体经济增势欠佳,电厂日耗量徘徊在中低位水平,基本保持刚性采购。
 
       煤矿货源偏紧,电厂高库低耗,一场暗战蓄势待发。华哥(神华集团)先发制人,一季度5500大卡长协价累计上调20元至392元/吨。下游电厂也不甘示弱,由于补库需求并不高,便开始下调煤炭接收价格。你有涨价的权力,我有压价的自由!看谁强过谁,哼~

\
 
♦ 铁总下调运价 
 
       还有件大事儿值得一提,奏是铁总也审时度势,下调运价啦。
 
       2月4日,中国铁路总公司下调煤炭运价,每吨公里降低1分钱。这是2007年煤炭铁路运价持续上调以来的首次下降。
 
       时隔一个多月,3月18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再次发文《中国铁路总公司关于推进铁路供给侧改革深化现代物流建设若干措施的通知》表示,以煤炭、冶炼物资为重点,通过扩大铁路局运价调整自主权限,坚决实现货运量止跌回升。一是直通运输运价自主下浮幅度由现在的15%调整为30%,下浮幅度不超过30%时由始发局自主确定,超过30%报总公司审批;管内和邻局运价仍执行既有政策。二是煤炭运价下浮不超过20%,由铁路局自主确定(包括管内和直通),已经实行管内下浮的铁路局仍执行原管内政策。
 
       今时不同往日,从不服软的铁老大一改往日的“傲娇”姿态,“积极”主动下调运价,其背后也是对铁路煤炭运量大幅下降的无奈。
 
第二季度
 
♦ 去产能,发哥是认真的! 
 
       从年初开始,“去产能”已成为煤炭行业的高频词汇。各项去产能政策密集出台,条条款款旨在严格控制煤炭产量。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将煤矿的生产时间确定为276个工作日。
 
        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明确,从2016年开始,全国所有煤矿按照276个工作日规定组织生产,即直接将现有合规产能乘以0.84(276天除以原规定工作日330天)的系数后取整,作为新的合规生产能力。对于生产特定煤种、与下游企业机械化连续供应以及有特殊安全要求的煤矿企业,可在276个工作日总量内实行适度弹性的工作日制度,但必须制订具体方案。
 
        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发哥又先后出台7个煤炭去产能配套文件。“276个工作日”反复出现在政策文件中,足以见得政府层面对缩短煤矿生产时间的重视程度。
 
       山西、内蒙古、陕西、山东等多个省份均实行276个工作日的生产规定,主产区的减产名单也陆续公布。这次去产能政策的执行力度,也是惊呆了一众小伙伴。后来的事实证明,煤炭产量的大幅削减确实大大缓解国内煤炭产能过剩的矛盾,甚至还影响到煤炭的正常供应量。
 
\
 
♦ 煤市有些躁动 
 
       以华哥为首的大型煤企在4月、5月均未调整价格,维持平稳。受此影响,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十期报稳在389元/吨,创下自发布以来持平期数最多的记录。
 
       然鹅,在去产能的浪潮下,产地煤市却是另一番景象,动力煤价格涨势一片!主产区林林总总的价格上调信息简直辣眼睛,30元、50元、70元……涨幅不断提升,这架势也是没谁了。
 
       有煤炭去产能做后盾,坑口煤价不单自己任性回升,还拉涨汽运费、海运费、甚至下游电厂采购价格,市场普涨情绪弥漫。其中,公路运输市场价格涨势迅猛,幅度在5-15元/吨不等,个别线路涨幅可达到30-50元/吨;五大电力集团的6月采购价格较5月上涨1-3厘。
 
       产地煤价涨势汹汹,港口煤价也不淡定了。6月份,发哥上调下水煤长协价格,神混1-5500长协价涨10元至402元/吨,中煤、同煤、伊泰也紧跟上调步伐。港口煤市再起波澜,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打破十连稳,截至6月29日报收于401元/吨,二季度累计上涨12元/吨。
 
       煤炭行业去产能才刚刚开始,就交出如此良好的“价格成绩单”,发哥的内心应该欣慰的。
 
第三季度
 
♦  闹煤荒了 
 
       在去产能政策的严格落实下,全国煤炭产量明显下降。数据显示,1-9月份,全国累计生产原煤24.6亿吨,同比下降10.5%。分月来看,原煤产量已经连续6个月同比降幅超过10%。
 
       受煤矿限产影响,港口调入积极性不高,煤炭货源十分紧张,码头船等货、锚地船等泊的现象较为严重。港口存煤量不断刷新今年最低水平,秦皇岛港平均库存量不足300万吨。
 
       一煤难求,好煤更是难寻。于是,“哪里有煤可以买啊?”成为市场上最常见的声音。通过调研,许多市场人士都表示找不到动力煤货源。
 
       煤价一路开挂,怎么就闹起了“煤荒”?原来,除了去产能政策发力外,7月份的煤炭进口量并未如市场预期般继续增加,而是环比和同比均出现小幅下滑,这主要与印尼斋月期间出口量减少和澳洲煤报价偏高导致交易量减少有关,导致国内煤炭供应尤显紧张。加之,7、8月份正值用煤、用电高峰之际,各地用电负荷创新高的新闻屡见不鲜,耗煤量大幅提高,就造成了目前无煤可寻的市场现状。
 
♦ 煤价涨不停 
 
       这段时期的煤价有如神助攻,上涨的节奏似乎根本停不下来。客户打电话是一个价格,车到了是另外一个价格,装完车又是一个新价格,谁都无法预料明天还会涨多少。
 
       俗话说得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华哥深谙其道,此时不涨,更待何时!于是,逐月大涨不说,涨幅也不断扩大。以神混1-5500大卡为例,7月长协价417元/吨,涨15元;8月长协价435元/吨,涨18元;9月长协价460元/吨,涨25元。其他大型煤企唯华哥马首是瞻,陆续上调自家煤价。
 
       利好因素堆积,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也大幅飙升,8月中旬至9月中旬的增值均为两位数。截至9月28日,最新一期环指报收于561元/吨,连续14期上涨,不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较年初的371元/吨上涨190元,累计涨幅51.2%;较去年同期的398元/吨上涨163元,涨幅41%。
 
       产地煤价与港口煤价均在上涨,电厂采购价也未能“明哲保身”。五大电力7月份普遍涨价15-20元;8月份电厂煤炭接收价格整体上涨,幅度为20-35元/吨;9月份多家电厂价格上调幅度高达70元/吨。
 
       另外,9月21日起,汽运新规开始正式实行,吨煤汽运成本提高20-30元,助力煤价维持上涨态势。

\
 
♦ 发哥喊你来开会 
 
       煤价上涨本是件好事,也是发哥实施去产能政策的初衷,拯救深亏多年的煤企于水火。But,煤价上涨也太过疯狂了,苗头有点不对啊,发哥开始捉急了,得召集煤炭企业谈谈这个事儿。
 
       9月8日,发改委召集神华、中煤等数十家大型煤炭企业,召开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预案启动工作会议。此次会议主要内容是: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与符合先进产能条件的大型煤炭企业签订自愿承担稳定市场调节总量任务的相关协议。意味着部分先进产能将被获准适当释放,但调整后的年度产量仍不能突破276个工作日核定的产能。
 
       9月21日,发改委组织九大电力公司,在听取了前8个月进口煤情况及近期电煤组织情况之后,要求电力企业做好电煤组织监测,希望电力企业多用国内煤炭,鼓励煤电双方签订中长期协议,尽可能地减少进口煤炭,杜绝燃用进口劣质煤炭。
 
       9月23日,发改委在北京组织召开煤炭市场形势研讨会,研究分析当前煤炭生产、运输、需求、价格形势,存在的问题,研判今年后几个月煤炭供需走势。
 
       9月27日,发改委召开保障冬季煤炭供应会议,会议精神希望电力钢铁企业不要过量补库存,不要担心买不到煤,不要抬高煤价,煤炭价格不会非理性增长。
 
       一口气连开4次会议,为发哥的敬业精神手动点个赞!虽然允许部分先进产能适当增产,但始终没有触碰276这个红线,可见发哥去产能的决心还未动摇。9月中旬至10月上旬,多部委组成督察组,会同相关媒体记者,对煤矿落实276个工作日制度情况进行第三次督查暗访。
 
第四季度
 
♦ 开会是正经事 
 
       发哥连续召开会议一再要求,在煤炭去产能基本政策不变的前提下“保供应,稳煤价”。然鹅,煤价上涨却并没有止步的意思,上涨速度恐怕连房价都望尘莫及。
 
       发哥估计要哭晕在厕所里,费了那么多口舌,怎么不见效果啊,看来是得出大招了。这会议,还得继续开!
 
       10月25日,发改委召集重点煤企高层开会。此次会议要求已经获批的先进产能矿井要尽快释放产量;各家煤企要在适当释放产量的情况下稳定价格;要求煤企与下游用户签订有量有价的长协。
 
       10月27日,发改委召集神华等四家大型煤炭企业、华能等七大发电集团以及国家电力调度中心,中煤协、中钢协、中电联、交通运输部水运局、铁路总公司运输局等单位召开会议,研究加快推进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工作。
 
       11月3日,发改委联合经济运行调节局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会议要求神华、中煤等下水煤至少每吨降10元,陕煤等内陆每吨至少降8元。这只是第一次降价要求。
 
       11月9日,发改委邀请陕西省发改委、煤炭局,山西省煤炭厅,内蒙古煤炭局,中国铁路总公司运输局,秦皇岛港务集团,神华集团,中煤能源集团等单位召开会议,研究做好新增运力和有效资源的工作衔接。会议希望通过加快相关铁路局车皮计划的审批,加快产地动力煤发往秦皇岛的速度,提高秦港库存水平,达到稳定煤价的目的。
 
       11月16日,发改委组织各省发改委及经信委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连主任强调:本次会议结束后,仍上调煤炭销售价格的企业,地方经济运行部门要与企业负责人进行沟通,掌握到企业的实际情况。各级政府要将继续上调煤价的企业列入诚信、安全生产、违法违规执法检查的重点监管对象。另外,330个工作日制度执行至北方供暖结束。
 
       其实,发哥也挺不容易的,煤价深跌要救,煤价疯涨要压。在他人眼里的反复无常,亦有其苦衷。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发哥的“决心”一直在,只是暂时从去产能转移到稳煤价上了。
 
\
 
 
♦ 矿难事故频发 
 
       煤价涨了,煤矿开始扭亏为盈,然后就有人眼红了……在利益的诱导下,一些因不符合安全标准而停产的矿井死灰复燃,本应减产的煤矿仍在满负荷生产,他们的铤而走险最终导致今年的矿难人数也在同比上涨。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1月1日至12月3日,煤矿事故遇难总人数约195人,较2015年的189人多6人。其中,仅9月-12月遇难人数就高达142人(占全年73%),远高于正常区间,较2015年同期的68人(占全年36%)多74人。
 
       由于全国煤矿重特大事故发生频次较高, 12月4日下午,国家安全监察总局召开紧急视频会议,要求采取有针对性的管控措施,真正把煤矿安全生产盯紧看牢。同时,史上最严厉的煤矿安全大检查也已启动。
 
       陕西榆林全市于2016年12月5日至2017年1月10日开展煤矿安全生产大检查。内蒙古地区按照“逐矿检查、一矿一组、一矿一策”的要求,对全区所有煤矿(包括已停产停工煤矿)逐矿进行全面检查,于2016年12月30日前全部完成,历时1个月。国家安监总局和国家煤监局还派出暗访组,分赴黑龙江、贵州、云南、辽宁等重点产煤省份。
 
♦ 煤市降温了 
 
       10月1日起,神华、中煤、同煤、伊泰四大煤企将5500大卡下水煤长协价格上调至548元/吨,较9月份的长协价上涨88元/吨,价格涨幅创下历史记录。煤炭主产地价格涨势依旧,最高涨幅达50元/吨左右。
 
       进入11月份之后,在发哥的步步紧逼下,煤炭市场开始降温了。从11月1日起,华哥等大型煤企陆续宣布对现货部分电煤价格下调10元/吨,覆盖华北、西北、华中和华东地区,既有下水销售也有铁路直达销售。
 
       11月下旬,国内重点煤企又第二次集体下调价格。在大型煤企降价的同时,大型电企也制定了采购最高限价。华能、华电、国电、华润等多家集团公司下发通知,以5500大卡平仓价685元/吨作为最高限价,超过此价的货源原则上不得采购;如果一定要采购,需要提交申请,报经集团公司批准方可购买。
 
       11月末,神华和中煤两大煤企与五大发电集团以535元/吨的基准价签订了中长期合同。数量按照前三年实际平均量,调价依据按上月末市场实际成交价,价格变动供需双方风险各担50%,合同签一年,今年12月1日开始执行。
 
       12月1日下午,兖矿、陕煤化、龙煤、伊泰、开滦、冀中能源、淮南、平煤、阳泉、榆林能源等10家煤炭企业与电力、钢铁等主要用户签订中长期合同,这也标志着煤炭行业全面进入中长期合同时代。
 
2016,落下帷幕
 
       2016年的煤事儿就先总结到这里了。这一年,煤炭行业发生了太多故事。受于篇幅限制,未能面面俱到,只是捡重要的说。
 
       回看这一年,深觉发哥这心操得稀碎稀碎的。“一缩一放”的产能政策,导致煤炭价格大幅波动,周围怨声四起。其实无论如何调控,发哥都是希望煤炭产业链上的所有行业都能健康运行。
 
       经过一年的探索,结合市场自身的变化规律,疯狂过后的价格合理区间逐渐显现。发哥表示,明年的煤价将会在550-600元/吨之间理性波动。
 
       2017,我们拭目以待吧。
 
       (这么长的文章,您都能看到最后,小编要感动哭了!)
 
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分析师  宋静


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青岛大宗 "的所有价格、数据、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为"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www.qddz.com.cn"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年报 动力 市场

上一篇:动力煤市场周报(12.12-12.16)
下一篇:动力煤市场周报(12.26-12.30)

收藏到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