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 关于我们  4008-558-888

煤市“寒冬”依旧 银行断贷部分大型煤企
2014-05-0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点击:

本文摘要: 已历时两年的寒冬还未显示出一丝暖意。2014年一季度,煤炭价格持续下滑,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煤炭行业经济运行压力超过去年6、7月份最困难时期。弱市下的煤炭企业正面对煤炭销售难、财务费用大增、还贷压...
       已历时两年的“寒冬”还未显示出一丝暖意。2014年一季度,煤炭价格持续下滑,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煤炭行业经济运行压力超过去年6、7月份最困难时期。弱市下的煤炭企业正面对煤炭销售难、财务费用大增、还贷压力加大、融资困难、现金流极度趋紧等问题。   
 
  其中,最使煤炭企业担忧的当属资金问题,包括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盘江集团”)、吉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吉煤集团”)、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龙煤集团”)、安徽淮北矿业集团以及山东能源集团、晋城煤业集团等国内大型煤炭企业都已面临资金严重不足。
 
  山西一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表示,现在煤炭成本和售价已经倒挂,5000大卡动力煤每吨亏损10元,但是不能停产,一停产就直接倒闭,煤矿开着还能拿点银行贷款发工资,只能挨着等待市场好转。而这样的状况目前已经是大多数煤炭企业所处的窘境。
 
  巨额亏损
 
  从今年1月份开始,以神华集团领衔,国内动力煤、炼焦煤价格出现全面下滑,降价比往年提早了两三个月。
 
  3月末,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525元/吨,比年初下降105元/吨;3月份当月下降了25元/吨,比2013年全年平均价格下降65元/吨。同时,炼焦煤价格一季度下降了130~150元/吨,其中3月份下降50~80元/吨。
 
  今年一季度,盘江集团煤炭价格已下调3次,其中冶炼精煤下降237元/吨,化工精煤下降178元/吨,省内电煤下降10元/吨。降价趋势仍在持续。
 
  煤炭价格持续下跌也在侵蚀着煤炭生产企业的利润。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4324亿元,同比下降11.5%;企业利润总额219亿元,同比下降42.5%。
 
  同时,煤炭企业亏损范围也在逐步扩大。今年前2个月,煤企亏损额为126亿元,同比增长38.7%,其中大型煤炭企业亏损面达到44.4%,比2013年扩大了13个百分点,黑龙江、安徽、河北、吉林、青海等8个省的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亏损。然而,随着煤炭价格的下行,3月份煤炭企业利润仍在大幅下降,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上述山西煤炭企业人士表示,现在神华集团的煤炭每吨能赚15元,中煤集团是不亏不赚,所以目前来看除这两大集团能维持盈利外,国内其他大型煤炭企业基本都处于亏损边缘,甚至很大一部分企业已经出现巨额亏损。
 
  以安徽淮北矿业集团为例,今年一季度,公司煤炭收入39亿元,仅与去年同期比就下降3亿元,其中因价格下降影响收入减少7.5亿元。虽然公司煤炭产量在增加,原煤成本同比降幅也较大,但淮北矿业集团1~3月份财务显示,预计亏损1.46亿元。
 
  相比之下,东北三省的煤炭企业,由于矿区老化、运输格局相对封闭以及市场反应滞后等原因,目前已处于严重的亏损状态。吉煤集团一季度完成销售收入11.14亿元,同比下降8.38亿元;而亏损额为3.99亿元,比去年同期超亏3.7亿元。
 
  同样位于东北地区的龙煤集团,自煤炭价格下行以来,公司就一直挣扎在亏损的泥沼中。龙煤集团初步测算,今年一季度公司亏损达到15亿元。
 
  虽然也有煤炭企业实现了扭亏,但并不是依靠煤炭主业。今年一季度,盘江集团实现营业收入54亿元,同比增长2%;利润总额1.35亿元,同比减亏增盈3亿元。
 
  “公司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利润的增加主要来自煤炭产业以外的其他产业,煤炭产业因价格大幅下降,同比减收2亿多元,仅实现微利。”盘江集团一位人士介绍。
 
  银行停贷
 
  已持续两年处于低谷的煤炭市场导致煤炭企业经济效益大幅下滑,同时也因下游用户资金困难,煤款回笼危机充分显现。
 
  截至今年3月末,淮北矿业集团煤炭应收账款余额14.8亿元,比年初上升5.5亿元;一季度,公司煤款回笼率仅89%,然而现金比率仅占37%。
 
  淮北矿业集团一位负责人也坦言,这样的现金回款比例已经不足以支付工资费用,公司每月均须向银行申请贷款和贴现,现金流进一步呈现周转难、筹资大、筹资难的特点,仅资金运行成本上就给企业“雪上加霜”。
 
  现在,并非仅淮北矿业集团一家处于货款回收困境。山西晋城煤业集团一季度回收货款70.57亿元,其中现款占22.39%,银行承兑汇票占77%。此外,盘江集团公司下属4家煤炭企业一季度应收账款同比增长28.52%,货款回收率只有59%,且货款回收中现汇仅为20%,现金流日趋紧张,再加上融资困难,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龙煤集团的处境则更加危险。一季度,公司应收货款增加近8亿元,回款质量下降。此外,企业资信等级下降,国有四大银行已经停止向龙煤集团增加贷款。这些都导致职工开支难保,铁路运费缴纳困难,资金链濒临断裂。
 
  目前,除煤炭企业外,处于产业链上的钢铁、焦炭、化工、焦炭等企业均陷入困境,经营状况也在持续恶化,导致煤炭企业货款回收更加困难,欠款、承兑比例维持高位。
 
  港富集团黑色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介绍,煤炭市场好的时候,下游用户都是拿现金买,承兑的比较少,但从去年开始承兑比例大量增加,由于承兑最快要两个月才能汇现,所以除神华集团外,其他煤炭企业的现金流已经非常紧张。
 
  即便煤炭行业下游主要用户发电企业的盈利状况已经好转,但拖欠货款也是常事。秦皇岛煤炭贸易商赵远辉表示,虽然发电企业盈利,但也存在高负债率的问题,而占据主导地位的发电企业也不着急给煤企货款,能拖则拖,能欠则欠,同时能给承兑就不会给现金。
 
  另外,由于煤炭行业盈利前景不被金融机构看好,且企业负债率已处于较高水平,煤炭企业2014年的融资环境也更加严峻,融资成本进一步上升,目前新增贷款利率银行均已要求上浮,贷款额度也有所压缩。
 
  实际上,煤炭企业日常运营所需的资金量非常大,但在盈利能力下降、融资手段单一、融资困难加剧等形势下,企业运营资金保障能力已出现严重不足。今年一季度,山东能源集团经营现金净流量-25.5亿元,4家权属企业负债率超过70%,部分企业应急资金储备不足、资金周转困难。
 
  张志斌表示,煤炭企业回款从前年开始不好,去年更加恶化,仅用三年时间,整个煤炭行业中大部分企业的资金链就处于断裂边缘。
 
  不能停产
 
  虽然部分企业煤炭产量有所下降,但巨额的亏损仍不能阻止大型煤炭企业的持续生产,甚至产量较大,幅度增加。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快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煤炭产量完成8.5亿吨,同比下降0.1%。1~2月份大型企业原煤产量同比增长0.5%,非国有煤矿产量同比下降6.9%。
 
  其中,晋城煤业集团一季度本部累计完成原煤产量1187.1万吨,同比增长8.24%。淮北矿业集团实际生产原煤925万吨,同比增长5.9%。
 
  上述山西煤炭企业人士介绍,现在山西朔州地区5000大卡动力煤的成本价格每吨470元,而实际交易价格只有460元,一吨就赔10元钱,但是煤炭企业不能停产,因为一停产就直接倒闭。
 
  由于亏损严重,部分大型煤炭企业也采取了减产、限产等措施。例如,一季度,吉煤集团完成产量548.76万吨,比同期减产84.08万吨;龙煤集团原煤产量完成1154.45万吨,同比减少95.11万吨。另外,山东能源集团一季度原煤产量2628.03万吨,同比下降3.92%。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煤炭行业人士也表示,国内小型煤矿扛不住的已经大面积停产,但大型煤矿为了保证现金流,因此不能停产,只可以减少生产。
 
  “在煤企利润亏损的情况下,只要保证正常生产,做到现金流是正的就可以了,这样才能从银行继续贷款,同时作为当地的支柱产业,地方政府也不可能让企业停产,这关系到地方就业和社会稳定。”上述煤炭行业人士透露。
 
  然而,在进口煤大量冲击、国内产能持续释放的形势下,市场预计煤炭价格在第二季度难言好转,全国煤炭价格在今后一段时间里仍将下跌,煤炭市场也持续走低。
 
  中国煤炭市场网首席评论员侯玉春表示,在煤炭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发电企业库存保持在合理水平,不会大量存煤,因此煤炭价格在二季度回升的概率为零,更差的情况是煤炭价格会进一步下探,但探幅不会太大。

相关热词搜索:寒冬 部分 银行

上一篇:钢铁产业链风险远未结束
下一篇:内蒙古自治区百个重大工业项目包头占12个

收藏到会员中心
市场分析